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台灣老兵找到失散45年的妻子,詢問現任丈夫:我想帶她回台灣

马上就好 2022/07/01

1993年,經過五年的苦苦找尋之后,邵玉華終于得到消息——自己失散多年的丈夫找到了!

邵玉華和她尋找的丈夫董萬華,在兩人還是20來歲的青年時,就因為殘酷的戰亂被迫分離。那時候,他們的兒子董水生才剛剛出生兩個月。

董水生

她拉著自己的兒子董水生,在機場等待著丈夫董萬華的到來。忍不住落淚的她,默默地用手不停地揉搓著眼睛,反復看向那個出口。

當看到董萬華走到她面前的時候,她卻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激動和喜悅,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那股幾十年不變的思念在不斷涌動。董水生按捺不住了,大喊了一聲「爸爸」。

邵玉華在看到兒子激動的神色后,也終于不再壓制自己的情感,走上前去緊緊拉住了董萬華的手。她有千言萬語的思緒想要表達,但到嘴邊卻只有一句:回來就好。

轉眼四十五年過去,如今再見到彼此,他們竟然都已是年過半百的老人了。雖然容顏已變,頭上也長出了絲絲白發,但兩人看到彼此時的目光,卻還是充斥著暖暖的愛意和道不盡的想念。

董萬華自離開后就再也沒見過自己的兒子,聽到董水生這一聲「爸爸」,再看到身邊緊緊拉著自己手臂的妻子邵玉華,他激動得熱淚盈眶。

邵玉華、董萬華、董水生

董水生抱住董萬華,他的個頭已經長得比自己的父親還要高上許多。雖然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,但是親情和血緣的羈絆讓兩人之間有種莫名的親和感,一見如故。

邵玉華看著眼前溫情相擁的父子二人,也走上前去和他們擁抱在一起,三人維持著這個擁抱,久到像是要把從前缺失的溫暖找回來。

直到董萬華哽咽著說:「我們回家吧。」邵玉華沉默了。

因為此時的董萬華并不知道,她已經重新組建了家庭。

單親母親的獨自掙扎

江蘇省興化,邵玉華出身于書香世家,祖上世代都是文人才子。

但遺憾的是,到了邵玉華父親那一輩時家道中落,再加上她的父親早逝,本來應該是大家閨秀的她,在十五六歲之后就開始面對數不清的柴米油鹽、家庭瑣事。

邵玉華遇見董萬華時只有十九歲,正是如花的歲月,她一見到董萬華就動心了。

董萬華生得俊秀,皮膚很白,眉眼濃厚,當地有很多女孩兒都說他「長得帥」。經雙方朋友介紹,邵玉華與他見過兩三次面后,兩人就確定了正式關系。

董萬華當時是部隊里的一個文員,只有二十歲,他與邵玉華兩人年齡相仿,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。

雖然已經過去很多年,但說起當時兩人交往的情景,邵玉華還是如數家珍一般。

因為她小時候在私塾念過書,家里又世代都是書香門第,對有文化的男人是更有幾分青睞。

董萬華常年做的都是文員工作,文學素養比較好,不僅模樣長得好,身上還透露著幾分儒雅隨和的味道,邵玉華是越看越喜歡。

董萬華和她常常相約唱歌、跳舞,兩人也經常會在外面的小旅館留宿。一來二去,他們自然而然地發生了關系,沒過多久邵玉華就懷孕了。

這個時候,她才準備跟家里的人說起她和董萬華的這段關系。

年輕的董萬華

在邵玉華的家中,主要的經濟來源只有她的大弟。在那個時代,如果父親走得早,一般都是長男當家。

邵玉華雖然平時在家里操持家務,但做工賺錢這些事都是她大弟在負責。所以她和董萬華的這段戀情,可以說是從一開始就不被認可的。

家里本來就缺錢,邵玉華還找了個窮小子,她的母親和她說什麼也不同意他們兩個在一起。

在當時流傳著一句說法:「好鐵不打釘,好男不當兵」。

董萬華每個月拿的工資少就罷了,還是部隊上的,并且他是外地人,怎麼看也不像是能帶邵玉華過上好日子。

但邵玉華很有自己的主見。她偷偷跑到外面,和董萬華一起租了個小房間住。

聽聞此事,邵玉華的母親和大弟都苦口婆心地勸她:「這董萬華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跟部隊走了,那個時候你哭都找不著人。」

邵玉華后來回憶道,那段時光是她最幸福的日子,那個時候的她根本想不到,這句嚇唬她的話最后竟然應驗了。

盡管他們兩人只能靠著董萬華那點微薄的薪水,勉強地生活,但是董萬華待她很好,為人體貼不說,又經常會逗她笑。

在那間小小的屋子里,誕下了兩人愛的結晶——董水生。

邵玉華的家人眼看著管不住了,也不再反對兩人的交往,只能由著他們去。一切看起來都在往美好的方向發展,似乎邵玉華和董萬華馬上就要過上幸福的家庭生活了。

老天卻在這個時候,跟他們兩個人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。

就在董水生出生后不到兩個月,國民黨在淮海戰役的落敗。作為國民黨軍隊的一員,董萬華必須要隨部隊撤回到台灣。

這個消息對邵玉華來說仿佛晴天霹靂一般,她哭得撕心裂肺,問他:「那我怎麼辦呢?」

是啊,那她怎麼辦呢?

董萬生和邵玉華

董萬華看著眼前這個還是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漂亮的姑娘,心里難過得猶如有一千根針在扎。

他嘆了口氣,對邵玉華說道:「我會回來找你的。」

戰爭仿佛一道巨大的鴻溝,阻隔在了兩人之間。其實他們都明白,這一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了。

董萬華臨別前最后囑咐了一句:「一定要讓我們的兒子讀書。」

邵玉華把這句話記在了心中,這一記就是四十五年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