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台灣老兵歷經45年找到發妻 現任丈夫失婚大方成全 終「再續前緣」共度余生

马上就好 2022/07/20

1993年7月15日,在上海的虹橋機場發生的一幕,讓行色匆匆的路人都忍不住放慢腳步,好奇地張望。

此時兩位年邁的老人正與一位年輕男子相擁在一起,放聲大哭。

路人以為是親人不忍別離,殊不知這是一場闊別45年的見面。

45年前,董萬華與妻子邵玉華、兒子董水生被迫分開,從此失去了聯系。

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信息,也不知道對方是否還活著。

當年草草離別,連一句再見都沒來得及說,再次見面已經是45年后。

為這一天他們已經等了太久,好在血脈親情并未被時間沖淡,一家人終于團聚。

只是更棘手的麻煩事還在后面。

董萬華拉著邵玉華的手,含淚說道:「當年我們分開時你才19歲,這麼多年你們母子受苦了,跟著我回台灣吧。」

只見邵玉華的神情由悲傷霎時變換為難堪,她動了動嘴,欲言又止,最終到了嘴邊的話又被她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還是兒子董水生站出來解了圍,「爸,有什麼事我們先到家再說。」

等董萬華跟著妻兒到了家中時,他才明白妻子為何當時會露出那般讓人琢磨不透的表情。

原來妻子已成立了新家庭,家中還有她的現任丈夫張燕生。

前任丈夫和現任丈夫見面,并沒有想象中的尷尬場面。

他們早已是年過古稀的老人,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,該有的禮貌和風度還得有,便客氣地握了握手。

男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茶,女人則系上圍裙,去了廚房張羅中飯。

董萬華早在心里暗暗做了一個決定,一定要把結發妻子帶回台灣共度余生。便對著張燕生打起了感情牌,向他講起了他與邵玉華之間的過去,希望他能成全他與邵玉華。

1、初見傾心,被迫分別

董萬華是廣東人,幼年時期父母因病雙雙身亡。他在街上流浪了大半個月,最后被孤兒院收養。

孤兒院的日子伴隨了董萬華前19年的時光,在孤兒院不僅能吃飽穿暖,還能坐在教室里讀書識字。

比起在外翻垃圾桶,仍然食不果腹的流浪日子,孤兒院則要幸福得多。

所以長大后董萬華并沒有因為孤兒的身份而感到自卑,反而在讀書的熏陶下變得有些書生氣。一笑起來,整個人都散發著溫暖。

1945年,董萬華為了生計選擇了入伍參軍,一年后剛滿20歲的他,跟隨部隊到了江蘇興化。也是在那里,他認識了19歲的邵玉華。

兩人幾乎是一見傾心,董萬華至今都還記得兩人第一次見面的場景。

遇見邵玉華時,他正從圖書館出來。卻不小心被邵玉華踩了一腳,姑娘紅了臉,連聲道歉,「你,沒事吧?」

此時的董萬華,早已呆望著女孩出了神。

高馬尾,棉麻百褶裙,漆黑得深不見底的雙眸。

陽光灑在她的臉上,一深一淺,也滲進了董萬華的心里。

好一會兒,他才突然驚醒過來,笑著說,「沒關系。」

但女孩為了表達歉意,非帶著他去了街角的小茶攤,請他喝了杯茶。

兩人從生活中的小趣事兒,談到最喜愛的文學,詩人。越聊越投機,越有興致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一抬頭才發現夕陽早已映上了枝頭,兩人這才依依不舍地道了別。

眼看著姑娘越走越遠,董萬華終于鼓足了勇氣,跑到姑娘身后,有些氣喘吁吁,「明天我訓練結束,還在圖書館等你。」

姑娘回過頭羞紅了臉,輕聲嗯了一聲,算是答應了。

兩個情竇初開的年輕人,在日漸相處中感情也迅速升了溫。

很快,兩人的戀情就被邵玉華的父母發現了,父母嚴厲禁止女兒與董萬華接觸。

他們家祖上三代都是書香門第,女兒是實打實的大家閨秀。董萬華不過是軍隊里的一個毛頭小子,給不了女兒物質保障與安穩的生活。

何況社會動蕩不安,駐扎在當地的軍隊隨時都會調走,到時候又該如何是好?

不過邵玉華身性倔強,一旦認準了的東西,不會輕易改變。何況她愛上的是董萬華這個人,其它的她不在乎,她不顧父母反對,和董萬華在外租房子同居,一年后還生下了小孩。

父母為此大發雷霆,揚言根本沒她這個女兒。

雖然和父母斷絕了關系,經濟上也沒能得到他們半分支持。但好在董萬華對邵玉華一直都十分體貼和照顧,即使兩人的日子過得清貧,她也甘之如飴。

可沒過多久,1948年董萬華所在的軍隊就接到通知,要跟隨大部隊趕赴台灣。

縱使有萬般不舍,可軍令如山,不得不從。

離別之際,董萬華擁抱了妻子,又去小床上看了看熟睡的兒子。他告訴妻子,「等我安頓下來,我就給你們寫信。」

說完便背著行囊,踏著夜色匆匆離開了。

只是沒想到,這一別便是45年。

2、闊別45年,再相聚已物是人非

董萬華跟隨部隊輾轉來到台灣,起初他還想著有一天能回到家鄉。

但隨著戰爭爆發,他也漸漸接受了無法回到妻兒身邊的現實。

1960年,他在台灣重新娶妻,有了3個女兒和1個兒子。這段婚姻維持了22年,到了1982年兩人和平失婚。

而另一邊,邵玉華在丈夫離開后,獨自帶著年幼的兒子日子過得十分艱難。

她每天都會去郵寄問一問,有沒有董萬華寄回來的信。

連續去了幾個月,都沒有消息。

她只能嘗試著給丈夫寫信,寫了一封又一封,卻不知該往哪里寄,她不知道此時的丈夫到底在哪里。

只能在夜深人靜等孩子睡去的時候,把信拿出來翻來覆去地看,以此排解心里的思念。

她帶著兒子沒辦法工作,也沒有顏面再回到娘家。

直到母親不知道哪里聽說了她現在的窘境,才把他們母子二人接回了家。

可回家沒兩天,鄰居們閑言碎語說得難聽,家里的兄弟姐妹見她帶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回來,以為她要回家分家產。自然指桑罵槐,言語里都是譏諷。

她聽不得這些,一氣之下,只身一人帶著孩子去了上海謀生。

回憶起那段艱難的日子,邵玉華一提就忍不住落淚。「那時,真的太苦了,特別是苦了孩子。」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