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7歲貧女「以字換麵5年」不忘麵攤老闆恩情!25年後相逢「把老翁當爹疼」淚崩:換我護您餘生

马上就好 2022/07/19

董年鶴在烏巖鎮開了家面館,生意欠好不壞,除掉日子開支,每月能存些小錢。

一如平常,每天下午放學時,他都能看見一個七歲左右的小女子站在街對面,目光直勾勾的望著店里這口煮面的鍋,直咽唾沫。

不知從何時起,她背著紅紅的小書包在那留步凝睇;也不知從何時起,他煮面時會習氣性的昂首瞟她一眼。

這日,店里生意非常冷清,左等右等不見一個顧客進門。昂首時,他又看見她在街對面望著自己,他捉摸著橫豎也沒生意,就煮了碗面給她送了曩昔。

「餓了吧,來,趁熱吃。」

小女子嚴重的退了兩步,目光充溢警戒。

董年鶴笑了笑,又遞上,說:「定心,這面沒問題,我不是壞人。」

小女子咽了口唾沫,搖手道:「我,我……沒錢的。」

「不要錢,送你吃。」

小女子又退了一步,「爺爺說不能隨意承受他人的東西,就算承受,也要等價交換。」

董年鶴一陣錯愕,端著面的手非常為難的伸在空中。他望了眼小女子的穿戴,非常樸素,乃至有無數個補丁——全身上下找不出任何值錢的東西。

他苦笑一聲,將面放在地上,說:「叔叔不收你錢,面放這,你若餓了就吃吧。」說罷,回身進了面館。

令他意外的是,小女子僅僅用熾熱的目光看了眼那碗面,就抿著唇回身走了。

他探頭,望著那道消失在天邊的小小的背影,匆促關了店,悄悄跟了曩昔。

她一個人在鄉間小路上行走,孤獨無伴,走了約半個小時,在一間石房前停下。進屋,將書包放下,去田里做農活,最終攙扶著一個駝背白叟回了家——生火,一勺米熬了一大鍋粥……

直到夜深,對面石屋的燈已熄滅,董年鶴這才返身回家,但是心里卻五味陳雜,眼前的全部讓他莫名的疼愛。

她,清楚僅僅個孩子,卻做著與年歲不相符的工作。

后來,他探問才知,這個小女子名叫尹燦蓮,爸爸媽媽外出打工五年未歸,音訊全無,是生是死尚不可知,在家與爺爺相依為命。

他本是一個善良的人,不由心生憐惜。當他再次見到這個小女子時,便對她說道:「只需每天在他面前寫個字,教他學會,便可贈她一碗面,肯定是等價交換。」

尹燦蓮半信半疑,說:「那我能夠寫兩個嗎,我要交換兩碗面。」

董年鶴知道她是疼愛年邁爺爺,允許道,「當然能夠。」

這一幕被店里的其他顧客看見,均玩笑道:「嘿,董老板,先來十碗面,教你寫百個字。」

董年鶴白眼一翻,「一邊涼快去。」

當然,顧客都知道他的意圖,并未說破。不止如此,之后只需尹燦蓮寫字換了面,他都會關店,悄悄跟在她的身后,每日清晨,也早早趕到她的住處,躲在一旁,護她平安。

長此以往,竟達五年之久,直到她小學結業,人就俄然消失了。

董年鶴尋了良久未果,后多方探問才知,她爺爺病重,她束手無策,幸好有個遠方親屬得知此事,將他二人全接去了城里……

時刻一晃二十五年曩昔,現在董年鶴已六十五歲,卻仍是孤身一人。因不能生育,結過兩次婚,結局都非常凄慘。

他的面館照舊開著,成了烏巖鎮一大特色。但是,自從五年前開端,他每個月都會收到匿名寄款,每月一萬,五年已經有好幾十萬了。

面臨這天上掉下的餡餅,街坊鄰居議論紛紛,都仰慕不已——為什麼這種功德自己遇不上?

他人說他發大財,他也僅僅嘿嘿傻笑,從不議論錢是誰寄的。他人說他一把年歲了,無兒無女,要這麼多錢做啥?還開面館做啥?何必起早貪黑,把自己弄得這麼累。

問得多了,他就站在熱火朝天的鍋邊,入迷的望著對面高樓大廈下的大街,自語:由于呀,我在等一個人,若面館關了,我怕她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這些年,他煮面時,都會時不時的昂首望一眼對面那條街,雖然那條老街已從磚砌平房變成現在的高樓大廈,但從前,有個小女子背著紅書包站在那的畫面,已刻進他的腦海,即便歲月長遠,也如同昨昔。

但是,他最近卻有些煩躁,由于面館附近這些老房子也即將被拆遷,修成高樓大廈。街坊鄰居喝彩不已,他卻萎靡不振。

「面糊了,老板,面糊了!」

面臨顧客的提示,他照舊萎靡不振。盛面時,習氣的昂首望了眼對面那條大街,猛然,手中的碗筷掉落于地。

時刻變幻,容顏變幻,布景變幻,不變的是那個人。對面的那條街上,一名穿戴潔凈樸素的女子拿著紅書包,目不斜視的望著他。

她臉上帶笑,眼中含淚,「爸,我回來了。」

他欣喜若狂,抹著高興的淚水奔出了面館。

——本來,在他心中,她已然是自己的女兒;在她心中,他已然是自己的父親,她將車停在離自己很遠的當地,以最樸實的形象呈現在他面前。

本來,自她明理起,就理解他做的全部;自她成人后,每月都會回來,在暗處悄悄看他一眼;自她小有積儲后,就每月給他寄錢。

現在,他無兒無女;她無債無憂,她便可光明磊落回來叫他一聲「爸!」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