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2018年瑞士醫生拿一杯藥水,台灣老人一飲而盡,兒子早已泣不成聲

马上就好 2022/06/29

2018年,一天,瑞士一家醫療公司來了一位八旬的亞洲老人,老人來到這里不是為了治病的,而是來一心「求死」的,想得到一張「死亡通行證」,通俗地說,是來進行安樂死的。

更離奇的是,老人是帶著自己家人一起來的,這一系列的操作讓瑞士醫生摸不著頭腦,一般選擇「安樂死」的人,許多人都是獨自一人過來的,很少有家人陪伴著來的。

眼前這位亞洲老人,不僅帶來了自己的妻子、兒子,還有其他的幾個親戚,一行人在這里談笑風生,絲毫看不出來有「死亡」的悲傷,他們的臉上也沒有對「死亡」的恐懼,也沒有過多地對老人表現出「不舍」。

當瑞士醫生拿來一杯「毒藥」遞給老人,老人喝了幾口后,隨后一飲而盡。就在老人喝完「毒藥」后,身旁的兒子早已泣不成聲,安慰著老人:爸爸,我們愛你……以后不痛了……

這位老人究竟是何人呢?他為什麼要選擇安樂死呢?

這位亞洲老人就是台灣著名的主持人傅達仁,他出生于1933年,傅達仁的父親是著名的抗日將領傅忠貴,抗日戰爭時期,傅忠貴在山東地區組建了抗日游擊隊,一度給侵略山東的日寇帶來了不小的打擊。

傅忠貴因作戰英勇,被國民政府授予少將軍銜;然而這個軍銜還沒戴多久時,傅忠貴就在一場與日軍的戰斗中,不幸被流彈擊中身亡。

父親的犧牲,讓傅家失去了依靠和經濟來源,作為一個為國捐軀的烈士,國民政府并未給予任何的撫恤金和補貼,甚至連個表彰書都沒有。

家中的頂梁柱走了,傅家的生活還得繼續,從此,傅達仁與母親倆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,他經常吃不飽飯,母親為了能讓他吃飽飯,到處接一些縫縫補補的活,或者給別人做農活來賺點錢補貼家用。

母親為了讓孩子能吃飽飯,付出了極大的代價,她幾乎每天要干接近20小時的活,一天下來,從沒睡個安穩覺。

就這樣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最終母親經受不起常年的勞累,積勞成疾倒下了,由于沒有得到很好的醫治,沒多久,母親就撒手人寰,留下兒子傅達仁孤零零地生活在世上。

失去了父母的庇護,小小年紀的傅達仁陷入了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刻,對于未來,他看不到任何希望,甚至一度想「短見」追隨母親而去。

一次,傅達仁準備喝藥尋短見時,被鄰居大媽發現并阻止了。鄰居大媽是個心善的人,她覺得隔壁的小男孩孤零零的,太難了,就過來給傅達仁送點吃的。

這一天,當大媽一進門時,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,此時的傅達仁正在拿著一包老鼠藥,準備就著水喝下去。大媽手疾眼快,趕緊上前把傅達仁手里的老鼠藥打掉了,隨后抱著傅達仁哭了起來,讓他別再干傻事了。

街坊鄰居聽到哭聲,也都跑了過來,看到街坊鄰居都來了,大媽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大家講了,看著這個可憐的孩子,大家都動了惻隱之心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都想幫助這個孩子,后來,街坊鄰居做了一個決定:不能讓娃就這樣走了,大家輪流照顧他。

就這樣,傅達仁過起了吃百家飯,穿百家衣的生活。今天在這個鄰居家吃飯,明天到那個街坊家吃飯,日子在一天天地過去,吃百家飯的傅達仁雖然身體還很瘦弱,但氣色不錯。

逐漸長大的傅達仁也懂事了不少,他下定決心:一定要好好讀書,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,才能回報鄉親們的恩情。

變化總比計劃快,還沒等到傅達仁回報鄉親們的恩情時,此時,國民政府已決定退往台灣,除了那些高官達貴外,國軍還帶走了不少孩童,他們都是犧牲將領或者烈士的后代。

傅達仁也被列入這批孩子當中,就這樣,傅達仁來到了台灣,并就讀于宋美齡建立的「遺族學校」生活和學習。

那時候,傅達仁看上去營養不良的樣子,不過,他的個子卻很高,很有運動天賦,剛入學不久,傅達仁就被選入了學校的籃球隊。

國民黨剛撤到台灣時,帶走了不少黃金和貨幣,因而出手非常闊綽,對教育系統也舍得投錢,學校里有特長的孩子,都會得到一筆生活補助和獎學金。

傅達仁品學兼優,又具有運動天賦,他每月可以領到一筆不少生活補助,用于日常開銷,解決溫飽是沒有任何問題的。

在那個年代,這樣的生活對傅達仁來說也是挺不錯的,但他沒有忘記當年的「初心」,他要好好學習,出人頭地,他還要好好訓練籃球,做出一番事業,去報答當初幫助過自己的父老鄉親和街坊鄰居。

然而,天有不測風云,在傅達仁27歲那年,由于他在比賽中太過拼命,導致腿部受到重傷,被送到醫院后,醫生查看完傷情,不停地搖頭。好在后來治療得當,才不至于讓傅達仁的腿廢掉。

傅達仁傷好之后,還想著繼續打籃球,但醫生的一番話直接葬送了他的籃球職業生涯,醫生說:

你的傷勢已經很嚴重了,能治好就是一個奇跡了,但是后遺癥是不可避免的,我建議你不要再打籃球了,也不能進行劇烈的運動,否則舊傷復發的話,你的這條腿就廢了。

傅達仁的職業籃球之路就此終結。

不打籃球了,傅達仁的腦子一片空白,他實在不知道,自己未來的路該怎麼走,自己該從事什麼樣的事業。

起初,他找了一份籃球教練工作,雖然不能打球,但可以指導別人打球,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理想,也契合自己的興趣。

理想很豐滿,現實卻很骨感。

當上籃球教練之后,傅達仁才發現,自從自己腿傷之后,就再也不適合籃球這條路了,就連教練也當不了,因為手底下都是火氣旺的年輕人,他們不服自己的管教,自己給他們講的籃球戰術,到比賽時,就忘得一干二凈了。

在賽后總結時,年輕球員還總埋怨教練只會說,不會示范,沒有任何籃球技巧。

聽到這些,傅達仁非常生氣,但他也沒法發泄,畢竟自己的腿傷擺在那里呢,沒法在現場給年輕球員進行動作要領的示范,這就注定了這個籃球教練沒有說服力。

傅達仁的腿傷也注定了讓他跟籃球說聲再見了,就算勉強當了教練,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成績,球員不會服你的。

傅達仁當了一個月籃球教練,就果斷辭職了。

干不了籃球教練,那自己還能干啥呢?他思來想去,自己這麼多年也就在籃球方面付出得比較多,也就對籃球領域比較熟悉,于是他就當了籃球解說員,還兼職起記者和主持人。

身兼數職,還能多賺點錢,以目前的狀況,傅達仁也只能那麼做。

雖說,傅達仁的籃球解說員,記者、主持人這些角色都是跟籃球掛鉤的,但實際上,他已經不能算純粹的籃球競技圈內的人了。

傅達仁并沒有把這些當回事,對他來說,能賺到錢的工作,就是好工作。

傅達仁人長得帥,口才好,在籃球方面有很專業的底蘊,他在節目中把比賽講得頭頭是道,深入淺出,就連不懂籃球的人,也能聽懂他的解說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