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貧窮小伙考上北大沒錢去,全村湊100路費,38年后回報每家「贈送一套別墅」:吃水不忘挖井人

荔枝 2022/08/05

《人民的名義》中,祁廳長是個大反派,但是該劇播完后,他卻收獲了大量的粉絲,很多觀眾很喜歡他。一是人們能在祁廳長身上,看到自己的影子,能看到出生于底層人才的艱難和掙扎。二是祁廳長身上有一種感恩之情,他發達后,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,都得到了他的幫助,甚至還被自己的老師高育良諷刺為:「村里的狗,都被他安排為了警犬,也吃上了一份皇糧。」

人們內心,都挺希望遇上祁廳長這樣一位實在親戚,拉自己一把。生活中,有發達后瞧不起窮親戚的人,也有很多「茍富貴,不相忘」的人。他們發達后,依舊時刻記得幫助過他們的人,「滴水之恩,涌泉相報,」對昔日自己所受的恩情,以十倍、百倍的報酬去報答幫助自己的人。

陳生就是這樣一位,懂得知恩圖報的人。1980年,廣東湛江市遂溪縣官湖村的陳生,考上了北京大學。村民很高興,「我從小就看這小子聰明,就來定有出息。」大家你一言我一言地說著,陳生的母親卻愁著整夜睡不著覺。兒子考上了北京大學,但是她拿不出兒子的路費和學費。

一分錢難倒英雄漢。陳生的父親,在他小時候就去世了,母親是既當爹又當媽,一個人撐起來家庭的負擔。雖然生活很苦,但陳母認為:「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窮不能窮教育,」她省吃儉用,堅持供兩個孩子讀書。兩個兒子都很懂事,經常幫助母親做家務活、農活,學習也很優秀。

1980年,我國恢復大學聯考后不久,陳生就考上了北京大學。這是一件大喜事,但陳母卻為兒子的路費、學費發愁。讓陳家母子感動的是,村民一角、兩角、一塊、兩塊,給他們湊了幾十塊錢。

陳生的路費解決了,他可以順利去上大學了。陳生內心很感動,他暗自發誓,將來要報答鄉親們。

到北京大學后,學校提供獎學金、助學金,陳生還可以兼職,他解決了自己的生活費和學費。陳生學的是經濟學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大學生很稀有,普通大學畢業的學生,畢業后都包分配,會有一個不錯的前途,北大的學生更不用說了。北大畢業后,陳生被分配到了廣州市委辦公廳。

進入體制后,生活穩定,衣食不愁,甚至還有個非常光明的前途。陳生進入體制后,卻覺得體制內條條框框太多,讓他所學的經濟學,有種「英雄無用武之地」。恰好當時,隨著我國的改革開放,我國日新月異,遍地是機會。體制內的不少人,開始辭職下海,經商、創業去了。

陳生也趕潮流,果斷辭職了。開始的時候,陳生在百貨市場擺攤賣衣服,雖然賺了一些小錢,但這發揮不出他的經濟學理論知識,這讓陳生很快對賣衣服興趣索然了。他開始買菜。買菜的時候,陳生利用了自己的經濟學理論,他發現,天氣晴朗、暖和的時候,附近村莊的村民,會結伴進城出售自家的蔬菜,這時供大于求,菜價比較低,天氣冷、下雨的時候,他們就待在家中,不會進城了,這時城中蔬菜偏少,但需求量不變,供不應求,菜價就會出現上漲情況。

陳生利用這個信息差,在天氣好的時候,會從村民手中低價收購一些易儲藏的蔬菜,等市場供不應求,價格上漲的時候,他乘機出售,賺取差價。陳生因此賺了不少錢。后來,陳生又承包了數百畝地,種植蔬菜,他開辦了自己的蔬菜公司,打造自己的水果品牌等,事業越做越大。

1997年,一位干部在湛江視察時,他發現當地人喝雪碧時,喜歡在里面添加些醋,他自己很好奇,試著嘗了一口,味道特別酸爽,他順口說了一句:「這真是xx一號」。經媒體競相報道,成了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。同時,還引發了國內喝醋飲料的浪潮。陳生發現國人喜歡喝醋飲料,國內當時沒有專門生產醋飲料的企業,只能在雪碧中兌醋喝。陳生從中發現了商機,他用自己的積蓄開辦了一家生產醋飲料的企業「天地壹號」,并因此賺取了數千萬的財富。

2004年,北大畢業生陸步軒在家鄉賣豬肉的新聞火了,這在國內引起了不小爭議。這時,發現商機的陳生,向自己的這位校友,拋去了橄欖枝,和陸步軒一起創辦了土豬壹號企業。他們利用自己在北大、社會所學的知識,將土豬壹號企業做大做強,現在年銷售額達到了數十億,股價高達上百億。陳生和陸步軒證明了,北大學生也可以養豬、賣豬,還能做到「北大水準」。

成功后,陳生沒有忘記幫助過他的鄉親。2018年,他出資2億,給鄉親們建了258套別墅,一戶一套。

分房的時候,出現了一些不愉快,有的村民,想為自己在外地的兒子、女兒要一套,想要多套,有些村民既想要別墅,也想保留宅基地,還有的村民不滿意別墅的位置等。最后,人們通過抽簽等方式,妥善地解決了這些分歧。陳生發達后,不忘鄉親對他的幫助,是個知恩圖報之人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