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100歲婆婆照顧癱瘓兒媳33年,每天唱歌哄她吃飯,3次救了她的命,這對「過命」婆媳的故事太好哭了

马上就好 2022/07/08

太陽剛剛露出了紅潤的臉龐,初秋的山風還有些涼,70多歲的任彩梅坐在輪椅上,向遠處的山頭張望。

「阿梅,有點兒冷吧?」還沒等任彩梅回答,一位白發老太腳步輕快地拿來一件外套給她披上,又拿出一把蘸了清水的短木梳,邊哼著歌兒邊給她梳了一個跟自己一樣的中分髮型。

「青絲絲頭髮梳得齊,臉上抹的桃桃桃兒粉,畫的就是一道道道眉,再穿一雙新布鞋,換上一身花花花花衣……」兩位老人的滿頭銀絲在晨曦里閃著溫柔的光芒。

這讓人內心滿溢溫暖與深情的畫面,正是小婚家記者來到山西省太安村任彩梅家里看到的一幕。33年來,悉心照料半身不遂的任彩梅的白發老太不是她的姐妹,不是她請的保姆,而是她100歲的婆婆孫銀聰。

這33年來,有慟哭,有病痛,有坎坷,有欣慰,唯一沒有的,就是放棄。

「自打她嫁到我們家開始,我們就是一家人了。我照顧她,是家里人的責任!」婆婆孫銀聰笑著一字一頓地說。

01

年近古稀的她扛起這個家

孫銀聰家住山西省運城市芮城縣古魏鎮太安村,嫁給老伴高德廣后一直過著平淡卻幸福的日子。沒成想,接連的厄運在她的后半生接踵而至。

1989年冬天,孫銀聰的老伴兒久病無治,最終離世。更讓她始料未及的是,就在老伴兒出殯10天后,47歲的大兒子高建軍在家中因煤氣中毒,不治身亡。

短短半個月,67歲的孫銀聰在本該頤養天年的時候遭到了暴風驟雨般的打擊,送完白發人又送黑發人的傷痛讓她一度臥病在床。而此時,她的大兒媳任彩梅也因為精神刺激過大而病倒了。

同病相憐的孫銀聰和任彩梅在那些日子里始終相依相伴,互相開解。可是任彩梅卻遠沒有孫銀聰堅強,她一雙20歲出頭的兒女在外打工,長期不在家,丈夫的驟然離世讓她陷入崩潰。

多少個夜晚,她總是反復念叨著:「媽,日子過不下去了,我不想活了……」婆媳倆抱頭痛哭,但孫銀聰還是不斷安慰著兒媳:「別難過,只要我在,這個家就不會垮掉。」那些日子,任彩梅便像孩子一般,躺在婆婆的身邊才能感覺到生存的希望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個性堅強的孫銀聰慢慢從傷痛中走出來,收拾屋子,做菜燒飯,手腳利落一如往常。沒料到,任彩梅的精神和身體狀況卻一日不如一日。

直到一天早上,任彩梅腳步蹣跚、眼神恍惚地往河邊跑去,說是要叫丈夫吃早飯,險些栽進河里。孫銀聰這才意識到,大兒媳可能因為悲傷過度,精神出了問題。

把任彩梅扶回家后,孫銀聰開始寸步不離地看著她,生怕她出門遭遇危險,她總覺得,只要自己多加開導,兒媳會慢慢好起來的。然而,半年后的一天,婆媳倆正準備吃午飯,突然任彩梅說頭痛,孫銀聰正要扶著她去房間休息,她卻開始嘔吐,面色潮紅,很快昏迷不醒。

任彩梅被送往醫院,確診為突發腦溢血。在醫生的搶救下,任彩梅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,卻留下半身不遂的后遺癥,全身只有手腕和嘴唇能動,講不出一句完整清晰的話。

「奶奶,你年紀大了,我們來照顧媽……」出院后,孫子高衛東和孫女高紅玉打算辭去工作專心照顧母親。孫銀聰思考再三,婉拒了孩子們的請求,「你們都是快結婚的人了,工作也剛起步,你媽媽就交給我這個老太婆了。從現在開始,我跟她同吃同住,我來管著她。只要有我一口吃的,就不會讓她餓著。」

高衛東姐弟不答應,他們覺得不合適,這天底下只有晚輩照顧長輩的,哪有婆婆反過來照顧兒媳的?

「要不,把我媽送到姥姥那里去?」高衛東的想法又立刻被孫銀聰否決了:「你姥姥的身體沒有我硬朗,沒法兒好好照顧病人。再說,自打她嫁到我們家開始,我們就是一家人了,她跟我親女兒也沒什麼區別。我照顧她,是家里人的責任啊!」

孫銀聰一錘定音,招呼著親戚把任彩梅抱到自己屋里,開始了婆媳同住的生活。

02

民謠就當「下飯菜」,婆婆哼歌吃得快

細心的孫銀聰觀察到,生病后的任彩梅不再像以前那樣大方灑脫了,看誰都怯生生的,做什麼事都小心翼翼。

太陽剛被山頭擋住一點兒,她就指指燈,讓婆婆早些打開,燈泡稍微暗一點兒,她都會焦躁不安;孫銀聰到后院摘蔬菜時,任彩梅覺得屋子里沒響動了,嘴里便發出「嗚嗚」的抽泣聲,眼淚一顆顆往下掉。

孫銀聰特意去請教村里的醫生后才明白,病人的內心是十分脆弱的,她害怕孤單,更害怕被拋棄。

為了讓兒媳感覺好一點兒,孫銀聰開始刻意大聲說話、大聲喘氣,就連走路也使勁兒跺地,故意發出「噔噔噔」的聲響,洗菜做飯時也不忘用鍋碗瓢盆碰出聲音,她甚至在家養雞的腳上綁上石頭,然后讓雞在院里走來走去,發出各種聲音。

在孫銀聰家里,她為兒媳自制的「合奏曲」每天都在熱鬧歡快地奏響。很快,任彩梅就不再焦急地尋找婆婆了,因為她知道只要聲響在,婆婆就在。

雖然家里的活兒特別多,但孫銀聰不僅做事井井有條,還非常「講究」。這些年來,無論自己的白頭髮增加了多少,她每天早上必定會梳得整齊發亮。然后,她會拿著小笤帚把屋子從里到外細細打掃一遍。

孫銀聰每天還要給任彩梅梳頭、洗臉、擦身,換上干凈的衣服。33年來,這些步驟每天重復一次,每個步驟,她都一絲不茍。

婆媳倆的聽力都有點兒衰退,每次看電視,她們都會把音量調到最大,彼此說話也都提高好幾分貝,所以有不明真相的親戚來串門時,還以為這是一對脾氣暴躁、天天對吼的婆媳。但只有她們自己知道,這大嗓門的對話里,滿滿的都是相依為命。

每天上午,孫銀聰忙完家務,都會陪著任彩梅在院子里坐一會兒,不厭其煩地跟她說說話,即使得到的回答只是簡單的「嗚嗚」聲。

到了午飯時分,任彩梅便會拍拍婆婆,開始比劃著外人看不懂的手勢「點菜」了,孫銀聰總會第一時間就明白她的意思,然后挎著小籃子去集市里購買食材。

吃飯時,孫銀聰總是先將菜端到輪椅上,然后看著兒媳吃。身體極度不協調、肌肉萎縮的任彩梅吃飯很費力,有時候菜和飯還會掉落一地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